鬥狗皮膚“塗滿麻藥” 打贏沒咬死的“也會中毒死去!”
2017/11/14 15:11 | 來源 / ETtoday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山東26歲攝影師武靖力前年獲得Leica J攝影大師賽的青年獎,他的作品“狗徒”呈現地下賭狗的真實面,他指出,賭局分為“死口”和“活口”,活口就是點到為止,死口則是咬死為止,“鬥狗前,主人會配置一種液體塗到狗身上,讓狗的皮膚麻痺,咬到這條狗的狗,也會中毒。”

  ▼許多地方仍流行鬥狗,還有有專門的俱樂部。(圖/視覺中國)

  根據《一条》報導,武靖力的“狗徒”組圖全都採用黑白效果,他表示,鬥狗是一件殘忍的事,參雜了特別多的暴力血腥,所以他採用了大量黑白元素,“賭博舉辦在一個小樹林裏面,非常隱密,用一種塑膠棚圍起來,分死口、活口,死口就是咬到死,活口就是點到為止,“畢竟狗也是花了很多心力培養的,不想在一場比賽中就失去。”

  武靖力也展示了一組手術照片,他解釋,鬥狗在比賽中,可能被咬到耳朵、尾巴,因此在還未長大前,就直接送到動物醫院進行“修耳截尾”的手術,以求在場上有最大優勢。另外,鬥狗平時也接受訓練,有的主人會準備跑步機,讓狗在上面不斷狂奔,有很多狗直接就在上面累死,“牠的肺已經跑炸了。”

  鬥狗鬥犬。(圖/視覺中國)

  最令人揪心的,就是鬥狗前的準備措施,武靖力介紹道,“鬥狗前,狗主人會配置一種液體,塗到狗的身上以後,狗的皮膚就會麻痺,撕咬牠皮膚的那隻狗,也會吃進麻痺的毒。”武靖力指著一張鬥狗洗胃的照片說,“這隻狗吃到毒素了,正在搶救牠,要讓牠把毒素吐出來,但最後沒有成功,死掉了。”

  武靖力認為,自己創作時“沒有抱著批評”的態度,只是表達自己看到的,但提到“狗吃狗”,以及有小孩子來觀戰時,他還是忍不住了,“這個有點殘忍,就是一隻狗,在吃同類的頭顱。”“我覺得這種環境,小孩子真的不應該來。”

       (實習編輯:謝雪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