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山寨App的三宗罪:插廣告、偷流量、還騙錢
2017/05/20 10:05 | 來源 / 法制日報

  調查動機

  移動互聯網的普及讓App開發成為熱門行業,甚至成為不少人的創業首選。然而,這個互聯網新產業正面臨“李鬼”來襲的局面,不僅讓App原創開發者利益受損,還侵害了消費者權益。山寨App危害有多大?《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App開發的市場需求與發展前景也一路看好,幾乎有幾分成為紅海之勢。

  然而,在激烈競爭中,App開發市場出現了不少問題,最近一段時間,最突出的要算山寨App了。

  “李逵”“李鬼”真假難辨

  “由於工作需要,我每天都在接觸App開發,對山寨App真的意見很大。”在一家門戶網站做App項目經理的牛女士說。

  牛女士向《法制日報》記者講述了這樣一次經歷:“由於工作需要,需要下載一款叫做'分答'的App。我用的是蘋果手機,所以要到蘋果App Store裡下載這款App。我以'分答'為關鍵詞進行檢索,發現了兩款標識幾乎一樣的應用,於是我選了下載量最多也是排名比較靠前的那款應用。在這個過程中,我也認真看了描述。結果,等App下載完,我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個職場小遊戲,並不是我想下載的知識問答分享平台。”

  “後來,我又進入App Store裡仔細看這款App,沒想到這款應用的名稱居然是'會答'。兩款App的標識設計無論是色彩還是圖形都是一樣的,標識裡的字都是藝術體,所以'會'和'分'真的很難判斷。而且,我在搜索時輸入的關鍵詞是'分答',誰能想到會出來排名更靠前的'會答'呢。 ”牛女士說。

  牛女士認為,這種山寨App的存在與軟件平台審核不嚴格有關。“據我所知,蘋果App Store 2016年最新審核標準規則中有兩條:向App Store上傳大量相似版本程序的開發者將會從iOS開發者計劃中除名;與目前已有蘋果產品或者廣告主題外觀相似或混淆的應用程序將會被拒絕。按理說,這個規制是非常明確的,但還是出現了這種情況,那就說明平台真正的審核流程和監督力度有問題”。

  牛女士告訴記者,山寨App在安卓系統出現得更為普遍,因為安卓系統有各種應用市場和軟件提供平台。

  “這種山寨App的存在,會嚴重混淆消費者的選擇,也破壞了經濟生態和原版App的盈利模式和權益。在這種情況下,正版App開發者一定要注重維護自己的權益,主動維權打假。”牛女士說。

  山寨陷阱幾乎無處不在

  《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遇到山寨App的用戶不在少數。

  小石在北京某高校就讀,在一次同學聚會時,小石提議大家玩一局“狼人殺”遊戲。同學們紛紛在各自手機上下載“狼人殺”App。然而,大家下載完後發現並不是同一款App。“名字一樣,標識相似,不仔細對比根本看不出這幾款App的異同。”小石說,“後來我仔細分辨了一下,除了狼眼睛的顏色不同,其他都一樣,用戶難免會弄錯,白白浪費了流量和時間。”

  同在北京上大學的小李,說起下載山寨App的經歷,直言“掉進了陷阱”。小李在搜索下載“歡樂斗地主”遊戲時,不小心點擊了一款山寨App,“那天搜索時,跳轉出來的第一個也是叫'歡樂斗地主',圖標做的很像,也是一個卡通小人,只是顏色稍微淡一點,我看出不是正版的,但是已經點了下載。這款遊戲3秒鐘就下載完了,我正準備卸載時,發現手機上在自動安裝其他軟件,有兩個遊戲已經安裝好了,其他3個正在安裝,我趕緊斷網。我把這些軟件刪除之後重啟手機才恢復正常”。

  《法制日報》記者調查了解到,還有用戶因下載了山寨App而遭受經濟損失。

  在北京工作的李女士偶然看到一個購物App廣告,看著不錯,於是就用​​手機搜索下載。“安裝好後,我通過這款App買了兩斤櫻桃,平台說由於是團購需要一個星期才能發貨。下單時,我覺得特別便宜,本來要一百多元的櫻桃團購下來才65元。然而,等了快一個月,我還沒有收到貨,於是通過App申請退貨,但怎麼都找不到訂單信息。”李女士說,我後來諮詢了用這款購物App的朋友才知道,我下載的是一款山寨App。

  開發者的無可奈何

  “App開發確實有一定的前景,但是設計製作出一個吸引人的App並不一定意味著成功,因為App很容易被抄襲,就算不被抄襲,也會被許多開發者模仿,甚至還被盜用名字和圖像,別人坐享其成。”北京一家科技有限公司的CEO龍某說。

  龍某就曾遇到過自己開發的App被抄襲的事情。

  “我們是以工作室的形式研發手機App的。前年,我們推出了第一款遊戲,但遊戲上線第二天就被人抄襲了。”龍某說,“那款遊戲剛上線時,就獲得了蘋果App Store小遊戲和家庭遊戲兩個子類別的推薦,但第二天安卓版便被盜版。當時,各大安卓市場都能搜到這款遊戲,但很多都不是我們的版本,而是其他人下載了我們的安卓版安裝包後進行反編譯,同時加入廣告再重新上傳到各應用商店,有的甚至連遊戲啟動時的開發商LOGO都給替換了。”

  龍某告訴記者,這是他開發的第一款遊戲,所以在國內一些較大的安卓市場首次發佈時,發布者賬號資質審核遲遲不能通過,這也就導致該公司的遊戲版本沒能在第一時間發佈出來,而那些經常進行盜版發布的人卻可以立刻發布App的賬號,可以更早地發布,從而導致原創版本在發佈時反而看起來像盜版。

  “對於這些盜版,開發者投訴有時候會成功,但有時候根本沒人理會投訴郵件。許多App平台都設有舉報投訴功能,但很多時候舉報投訴如石沉大海。”龍某無奈地說。

  龍某告訴記者,幾年來,他被別人抄襲、盜用的App有四五款,基本沒有辦法維權,只能忍氣吞聲。

  龍某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目前,山寨App的“拿來”形式主要有三種:一是簡單模仿一個流行App的標識圖像,或使用這款App的名字,從而利用原創App的知名度;二是利用特殊軟件全盤複製一個App,將原來App的自動廣告提供商換成自己選擇的廣告商,這樣一來就可以創造廣告收入,而這些收入本來應該屬於合法的App開發商;三是山寨者抄襲應用之後,插入惡意軟件,引發高額費用甚至虛假交易等。

  “像這種原創作品被抄襲的事情,每個開發者幾乎都遇到過。”龍某說。